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 |
首页 > 都市职场 > 青春的那些事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小说:青春的那些事 作者:割麦子 字数:9320 更新时间:2018-03-19 20:58:20
0

我小心的走了过去,只见那人头发蓬乱,衣衫也很破旧不堪,整个人显得很邋遢,我认得这人,他是我们村子里出了名的邋遢鬼,有名的懒汉,整天无所事事,偶尔的时候捡捡垃圾卖钱过日子,村里的人说他精神有些不正常,只是我没有接触过他,并不知道这个传言是真是假。

不管传言是不是真的,他大晚上的爬上我家墙院附近的大树干什么?是想翻墙进去还是?

我有点不大确定,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我都不能不管,因为他爬的是我家的大树,偷窥的是我家的院子。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知道我的声音有点冷,因为我真的很生气。

我明显看到懒汉的身体一僵,他猛地抬起头来,眼中发出凶狠的光芒,我吓了一跳。

但是马上的,他看着我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恐慌,似乎他看到我很害怕似的。

我不禁纳闷,我长得有那么难看吗?他至于这么害怕吗?还是我刚才对他太凶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将声音放轻柔了一些,问道:“你大晚上的在我家附近干什么?”我不敢说他爬了我家的大树,因为我怕他的情绪会激动。

他呆呆的看着我,我看着他有些木讷,叹了口气,突然间不想问了,打算转身回去。

“我、我来看你。”懒汉终于说话了,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感到震惊。

“看我?”我嘴角一抽搐,这个理由可真奇葩,我有什么好看的饿。

“你好看。”懒汉站起身来,他的身高至少比我高出一个头来,他站在我面前,忽然让我有种被压迫的感觉。

我不禁向后退了几步,再次看向他,也不是没有人夸赞过我的美貌,只是他的称赞让我有些不适应,我感觉心里毛毛的,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他上前走了两步,我闻到他身上有破烂垃圾的味道,皱了下眉头,毫不犹豫的向后退了一步。

忽然,我觉得他的神情样子有异,眼睛更是直愣愣的盯着我的前胸不放,隐约还能看到晶莹的丝线从他的嘴里流出。

我心里一阵厌恶,怪不得他没有娶上媳妇,像他这个样子,哪家的闺女敢嫁给他啊。

忽然,我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忙低下头向自己的前胸望去,看着傲然挺立的雪峰,我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会呈现那种呆样了,他虽然邋遢,但怎么说也是这个正常的男人,三十多岁都没有女人,想女人也是正常的。

村里人很少穿罩子的,尤其是睡觉的时候更不会穿,我此时里面只穿了个小褂,简单的披了件外衣,里面傲人的挺立在月夜里显得更加迷人,挺立的雪峰面两个凸起的葡萄更是若隐若现,惹人遐想。

我明显听到他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不禁心中得意一笑,看来我还是容颜未老,还有吸引人的本钱,只是为什么,我的老公就不受我的吸引呢?每天连碰都不碰我,让我忍受着那样的煎熬。

我难耐的动了动身体,刚降下去的燥热感在他的注视下竟然有升温的趋势,身体中一股异样的电流传过,电的我全身苏苏麻麻的,舒服异常。

但是当我看到面前站着的人时,我又觉得羞愧异常,我怎么会对这样的人的注视有了感觉呢,难道我真的已经饥渴到这种地步了,只要是个男人都可以 吗?

我慌忙摇了摇头,因心中的这个想法感到恐惧,不可否认,我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守着自己的老公过日子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管他是不是爱自己,不管他是不是碰自己。

但是身体一直得不到抚慰,我感觉我已经快要崩溃了,我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懒汉,说道:“你赶紧走吧,没事别总是在我家附近晃悠,被人看到多不好,还以为我跟你有什么事似的。”

不是我小心眼,而是村子里的是非多,流言也很伤人,要是被人看到懒汉经常在我家附近出没,就算我与他没什么事,也会被别人编排出事,我可不想惹这样的麻烦。

说完,我就想走了,但没想到,他从后面一把抱住我,将头深深的埋在我的颈间。

我顿时惊呆了,我没顾着计较他身上的垃圾的味道,只感觉颈间苏苏麻麻的,一股股电流随着他的碰触流遍全身,浑身舒爽的感觉令我忍不住想要沉浸在这样的快感当中。

我的心里一阵荡漾,近来身体空虚寂寞到了极致,每次看到男人健壮的身体,心里就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有一种想要接近、抚摸、碰触的感觉。

这并不能说明我是一个放荡的女人,这只是一个成熟女人心底对性的渴求。

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与我老公外的男人会发生什么,而且这个人还是村子里人人厌恶的懒汉。

我为我刚才的快感感到可耻,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力气,连忙挣开他的双臂,连头也没有回就跑回了我家的院子里,我将大门拴好,背靠着大门深深的喘息不已,胸前的两颗硕大也随着喘息上下起伏,活像两个跳脱的兔子。

我的心里砰砰的有力的跳动着,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清晰,我虽然渴望男人的抚慰,但是却并不代表我会与别的男人发生点什么,在我心里,我依然是一个爱着我老公的保守的女人。

可是懒汉的碰触真的令我久未经抚慰的身体感到飞天的愉悦,这种类似偷情的感觉,让我的脸火辣辣的疼,心中又感觉刺激无比。

连忙用凉水清洗了一下滚烫的脸面,想让自己降降温,冰凉的刺激令我晕乎的头脑清醒不少,我深呼吸了几口气,压抑着内心的不平静,来到里屋,看到老公张三依然像个死猪一样睡着,顿时心中感到一阵委屈,为什么别人能欣赏我的美丽,而他就不能?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待自己,为什么他要让自己忍受身体以及心灵上的空虚,这么难耐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不甘心,看向他双腿只见,黑色的四角裤正好包裹住他前面的一坨让我想入非非的大物,我忍不住向前,贪婪的将手放在那一大坨事物上面,轻柔的抚摸起来。

让我感到惊喜的是,它在我的手中竟然慢慢变大,直至将四角裤撑了起来,看着小帐篷下面的神物,我的内心一阵激动,全身犹如电流划过一般舒畅无比,一股股热气随着电流齐聚小腹,化作一汪清水倾泻而下。

我的呼吸沉重起来,手依然不甘寂寞的抚慰着令我渴望的神物,但是我的心情非常忐忑,拿眼角的余光偷瞄了一下正在沉睡的老公,只听见他的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脸色泛红,眉宇间似乎有转醒的迹象。

终于,老公睁开了睡眼蒙松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用手将我的手拨到一边,不耐烦的说道:“干什么呢,大晚上不睡觉,你不困我还困呢。”说着,也不等我的反应,转过身,继续睡了,只留下一个清冷的背影。

我火热的心刹那间被泼上了一盆冷水,我感觉我全身的热度瞬间下降,犹如掉进一个冰窟窿里面,寒冷刺骨。

看着他冰冷的背影,我的恨意与委屈瞬间涌上心上,我含着委屈的眼泪冷冷的看着他,很是不甘,这样的日子究竟还要过多久,而我终究还能忍受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必须做点什么。

我压抑着心中的委屈与不甘,平躺在床上,脑子激烈的转动着,但是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脑子就像过电影似的,画面一张一张的被翻过,有我与张三一起时的快乐,有我们之间的恩爱,还有孩子的天真与温馨,这些画面让我既怀念而又有些愤恨,我怀念当时我们的恩爱,愤恨他现在的绝情。

最后在脑海中划过的画面把我震惊了,那居然是刚才就在我家大门外,那个邋遢的懒汉说着,你好看。

我想到他火热的眼神,浑身就一阵燥热,难耐的感觉让我整晚几乎都没怎么睡好,睡梦中,我似乎看到有人用他渴望的眼神看着我,看的我浑身燥热难耐,而这个男人似乎是张三,而似乎又是另外一个男人,只是那个男人看起来很脏,浑身上下似乎还有一种怪味……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不经意间又看到老公的四角裤又被支起了小帐篷,我有些恼怒的瞪了一眼还没有起床的老公,明明不是不行,为什么就不碰我呢?

我继续压抑着心中的燥热与身体的难耐,早早的起床,做好早饭等着老公一起来吃,早饭的时候,我们似乎都无心交谈,他匆匆的吃完饭就出去上工去了。

我也没心情再吃,就收拾了碗筷,准备进屋再躺一会儿,昨晚没有睡好,今天做什么都很没精神。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了,看了看天色,我准备起身做中午饭,虽然张三上工的地方管中午饭,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就是想见见他,我想让他吃我做的饭。

我将精心做好的饭食放在食盒里面,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也就出门了。

‘秋老虎,咬死人。’这是我们农村人的说法,现在是玉米将要成熟的季节,但天气还是有些燥热,让人很不舒服。

也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有些凉风,稍稍缓解人们心中的烦躁。

张三上工的地方是在隔壁村子里面,要去那里必须经过长长的玉米地,玉米地中间的泥路很难走,坑坑洼洼的,不过有一点好处,就是高高的玉米秸秆将毒太阳遮住了,走在路中间,感觉很是清爽。

我微微一笑,用胳膊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提起脚步加快速度,这一条道路我不知道走了多少遍了,但是这一次我的心有一些莫名的心慌,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得强打精神,打算快些离开这里。

正在这时,从旁边的玉米地里钻出来一个人,吓了我一跳,那人看见我似乎也被吓了一跳。

我定睛一看,出来的是一个女人,三十来岁年纪,长得很好看,杏眼桃腮,举手投足之间总是透着一股媚意,那股风骚劲估计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受不了。

她衣衫有些不整,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偷了腥的猫一样慵懒魅惑,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这个时候,她来玉米地里干什么?去玉米地里干农活,说出去谁信?

她是我们村子里出了名的俏寡妇王晓敏,年纪轻轻就死了男人,听说她总是在外面与别的男人胡来,她的男人是被她气死的,只是谁也没证据,这只能是传言了。

不过,她确实风骚,听村子里的人说,夜里她的家里总有一些男人出没,而且从她的家里还能隐隐约约听见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我不想知道这种传言是不是真的,因为那些都与我无关,而我与她也确实没有什么交集,我老公也让我远离这种女人,他不想我被人带坏,我觉得老公的话很对,无风不起浪,别人总不会去诬陷她,而且我也瞧不上这样的女人,自然会跟她保持距离。

王晓敏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我,起先吓了一跳,后来暗自喘息了两下,又恢复了平静,娇笑道:“张三媳妇,这是去哪啊?”

“隔壁村子,给张三送饭食。”我扬了扬手中的饭盒,算是与她打过招呼,径自向前走去。

只是我还没有走远,眼角的余光又瞥见一个男人从玉米地走了出来,隐约中看到那人很高大,身形很熟悉,我心中一颤,早就听说村长嫌弃他的媳妇儿长得丑,经常与媳妇儿吵架,却没想到早就与王晓敏勾搭到了一起了。

我不想多管闲事,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继续向前走去,估计他们现在也不愿意让我停下脚步吧?

我的心里很不平静,为这件事情感到震惊,也被王晓敏身上满足的气息刺激到了,我感觉我就是个深闺怨妇,任何关于这方面的信息都让我如此敏感。

忽然一个打呼噜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心中又是一惊,这个时候,谁会在这里睡觉?虽然这里凉快一些,但绝不是睡觉的好地方。

我提心吊胆的向前走着,看到小路旁边的玉米地头上躺着一个人,从身形上来看,那是一个男人,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生怕弄出一点声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人衣衫破旧,离近了还能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那是常年与垃圾相伴的味道,仔细一看,躺着的那人可不就是我们村子的懒汉吗?昨晚我还见他了呢。

想到昨晚,我的心中一阵发颤,身体有些燥热,但是心里却极度的鄙视我自己,就算自己再怎么饥渴,也不能想我老公之外的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令我相当讨厌的一个又懒又邋遢的男人。

我不想吵醒他,只想赶快离开这里,我的心中忐忑不安,先是遇到王晓敏与村长,现在又是遇到懒汉,本来一段很平静的玉米地之路,却被他们搞的我心里犹如翻江倒海般,非常的不平静。

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我特意加快了脚步,将他甩在我的身后,忽然,我感觉好像被什么盯上一般,身后有一双狼般的眼睛,我的心中一颤,我知道他醒了,但是没想到他会发出让我心中颤抖的眼神,这让我更加的不安。

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我现在只想见见张三,与他说说话。

身后的那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任由我走出了他的视线,我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我也不想知道。

终于见到张三了,但是因为他忙没有说上几句话,看着他忙碌的背影,我又有些幽怨,又有些安慰,幽怨的是他忙没空理我,安慰的是这样的他才最令我着迷。

但是,还有另一种情绪被我隐藏在心底,因为这种情况放在以前,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以前我也为他送过饭,每次他见到我都很高兴,不管多忙,都会上来亲密的与我说说话,或者,欣喜的说上一句,老婆辛苦了。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好像我来了跟没来没什么区别。

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心中有些茫然,我这么执着到底是为什么……

想到我们以前的恩爱。再想想现在的陌生,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什么东西向我扑来,但是因为心神不宁,没有看清楚。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你就这么想对我投怀送抱?”一个热情陌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被吓了一跳。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别人抱了个满怀,扑鼻而来的是他身上的垃圾的味道,令人作呕。

我冷静下来,抬头看着那张略显丑陋的脸,厉声道:“放开我!”

懒汉似乎被我吓了一跳,没想到我会这么严厉,抱着我的手臂僵硬了一下,随即又嘿嘿的笑了起来,“雪梅,你长得真好看。”

我脸上一红,是个女人都喜欢被人夸奖,不管这个人是谁,不管这个人好看与否。

我突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马上的,我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推开了他,我向后退了几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呸,流氓。”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还是感觉浑身一烫,身子中的燥热被他的男人气息再次勾起了出来,我暗呸一声,没想到我这么禁不起撩拨。

还没等我再次说什么,懒汉再次扑了上来,这次的力道比上次更大,“雪梅,我想你可是想很久了,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是天底下最俊俏的女人!”

他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挣扎的身子突然停顿了一下,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这个男人在我们村子里是公认的脑子有问题的懒汉,好吃懒做,成天以垃圾为伍,偶尔捡捡垃圾卖钱度日,这样的人难道从第一次见到我就开始打我的注意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打了个冷颤。

“雪梅,你能摸摸我吗?”懒汉见我不动了,以为我是暗许了他的行为,于是拉着我的手伸向他微黑却健壮的胸前。

“啊?”手底下的触感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难以接受的感觉,他很有弹性,摸起来也很舒服。

我突然间想到了张三,张三的皮肤比他的要好很多,我最喜欢摸得也是张三的肌肤,但是想想,我有多久没有能尽情的去抚摸他了呢?太久了,久的我都忘记了时间。

我的身子犹如瞬间遭到雷劈一样的,从指尖处蔓延出那一层一层犹如水运般的快感。

没想到我的身子已经敏感到了这种程度,似乎是许久没有开垦过的荒地,猛然经过暴雨的洗礼,自然而然的便孕育出了一片丛生的杂草。

“我,我,不……”我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可耻,竟然会对懒汉有这样的感觉。

猛一下想收回自己的手,却被他拉的更紧。

“雪梅……”懒汉动情的拉着我,丑陋的脸上满是冲动,他的一只手很快的抓住我傲停的双峰,不住的揉捏起来。

我心中虽然抗拒,但是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身子传来阵阵快感,明知不可以,但还是很贪恋。

他的动作很急躁,很生疏,似乎全凭着本能的反应揉捏着。

手下的感觉真棒,这就是女人的高耸,这就是女人的山丘,懒汉激动的手几乎都在颤抖,他从来都是偷偷的躲在角落里看别人玩女人,没想到自己也能这么尽情的蹂躏女人的傲停,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他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怎么能不让他激动、兴奋!

“雪梅,我、我喜欢你。”懒汉忍不住表白,希望雪梅能够接受自己。

本来沉浸在快感中不能自拔,但却听到他的声音,猛地惊醒,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怎么会被丈夫以外的人抚摸身子,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心中特别厌恶的懒汉,是自己一直看不起的那种人。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用力的推开他,我娇喘的瞪了他一眼,却没想到这一眼在他眼中充满了魅惑,更加激起了他心中的野性。

懒汉一把抱住我,激动的双手在我身上乱摸,口中不断的叫道:“雪梅,不要拒绝我,我、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

我被他摸得身体一阵酥麻,我渴望异性的触摸,但是这是不可以的,心中与道德做着对抗,同样也与伦理做着对决。

我与异性的接触那是不守妇道,我是一个思想传统的女人,我内心仍然有着从一而终的束缚,,这样虽然我很快乐,但是我不想这样,我只想做回本来那个安分的我。

“你放开我,”我厉声说道:“你放开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

“否则你能怎么样,难道你去告诉张三?就算你没有,在他心中你仍然是不纯洁的了,我还能不明白男人那点心思,就是犯贱,自己的东西虽然不像原先那么喜欢了,但还是不能被别的男人碰哪怕一点,否则那个女人就是不守妇道,就该死!”懒汉嘶哑咧嘴的说道,脸上尽是鄙夷的神态。

我不知道他是鄙夷他自己,还是鄙夷所有的男人,因为我现在的心思全被他的一句话吸引住了——

自己的东西虽然不像原先那么喜欢了——

是啊,我与张三是属于彼此的,但是我们以前很相爱,但是现在,真的犹如懒汉说的那样,他是不是并不像从前那么喜欢我了呢,否则他为什么都不愿意碰我一下呢?

想到这里,我又想到今天我为他送饭的时候他的态度,不冷不热的,哪还有以前的那种热情呢,但是我又不愿意相信他对我的心思淡了,光是这样想,就让我的心犹如被刀子割般生疼生疼的。

就在我发愣的空当,我被他扑倒在旁边的玉米地里,他对着我的脸就是一阵乱啃,虽然他啃的很没有技巧,但是还是引起了我的生理反应,我感觉浑身一阵电流闪过,那种全身舒畅的感觉是不能用语言能够说得明白的。

但是他身上的垃圾的味道仍然是一遍遍的提醒着我身上的男人不是我的老公张三,而是一个人人唾弃的懒汉,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离开这样的快感,我只想让这种快感持续的更加长久一些,但是并没有真的想与他发生什么。

正当我俩沉浸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暧昧中的时候,一阵拖拉机的喇叭声骤然想起,我心中猛地一惊,他的动作也是一僵,趁这个时候,我猛地一下把他推开,然后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连衣衫都来不及整理,狼狈的向村子里跑去。

我边跑边整理衣衫,隐隐约约听到后面有嘿嘿的小声,然后又是嗷嚎大哭的声音,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又哭又笑的,但是我知道,我现在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都狼狈到了极点,我与我心目中最讨厌的一种人差点发生这样的关系,这让我感到可耻,极度的可耻。

到了村子的那一刻,我刻意放缓了脚步,脸上的神情也整理了一下,让人看不出我的情绪,我与村子里的人打着招呼,他们不知道我此刻心中的感觉,只看到我表面上的平静了。

就这样,我慢慢的走回家里,回到家里的那一刻,我再也伪装不下去了,我躲在卧室的角落里嗷嚎大哭起来,我哭我与张三的感情怎么并不像从前了,我哭他为什么不再那么喜爱我了,我哭他为什么不碰我了,害我忍受了那么多的孤独与寂寞,我哭我的委屈不能与别人诉说,我哭为什么这个时候偏偏有个男人向我示好,而且这个男人偏偏是我最讨厌的那种人,我哭,我被我讨厌的人抚摸的很舒服,我哭,我当时差点真的与这种人发生点什么,我哭……

越想心中越委屈,越哭心中越难受,渐渐的我抽噎的自己都停不下来了,什么时候陷入昏迷的都不知道,我知道,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张三在我身边陪伴着我。

我心中一阵安慰,仿佛我们又回到了从前,我们的心还是贴的那么近,我又可以对他依赖撒娇了。

可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你醒了?怎么就睡得这么死呢,连饭也没做。”虽然他不是在抱怨,但我还是听出了他的不满于对我的不关心,我的心瞬间变得冷冷的,我是晕倒了,难道他不知道吗?x他不但不关心我,而且还嫌弃我没做饭?

这还是我的老公吗?还是那个疼我爱我的老公吗,老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我现在肯定还没睡醒,还在昏睡中,才会做这么可怕的梦。

我闭上眼睛,期待着这个噩梦赶快醒来,我非常想念我的老公,我想念那个最呵护我的爱人。

“要不,你再睡会儿吧,我做了饭,等你想吃的时候就起来吃。王二麻子还在等着我呢,我先去了啊。”说着,一峨眉等我回答,径自出去了。

看来他还是有些良心的,知道做了饭给我吃,还知道关心我。但是他非得现在出去吗?

王二麻子是我们村子里的人,与老公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他非常喜欢打牌,经常去我们村子的棋牌搭子玩到深夜才回家。

自从去年的时候,我老公被他硬拖着去玩牌,由被迫变成了喜欢,几乎每天两人都约定好时间一起去棋牌搭子。

我真不知道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打牌吗,而且还是一些大老爷们一起打,有什么意思呢?

我以前的时候远远的看过一次,无非就是几个大老爷们围在一起,手上打着牌,嘴里叼着烟斗,甚至有时候还会说些荤段子,让人听得面红耳赤的,我就去过那一次,后来再也不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再也躺不下去了,起身,随便吃了几口饭,便也走出了家门。

我不知道去哪,感到有些茫然,正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一声小孩子“咯咯”的笑声,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是住在村子南头的张婶抱着她还不到一岁的孙子出来散步,边走边顺手逗弄着孙子。

我忍不住向前走去,顺着月光望去,柔和的月光映在小孩子脸上,我仿佛看见了一个天使在冲我微笑,我也忍不住冲他笑了笑,心中一阵恍惚,似乎我又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候同样有个刚出生不久天使般的小男孩经常对着我微笑,那时候我是多么的快乐。

我的小天使也长大了,现在,似乎我的快乐也只能从他身上获得,想到这里,我的心犹如被撕裂了一般疼痛难当,我忍不住用右手狠狠抓住心脏的部位,想要减轻那里的痛苦,却没想到,那种疼痛几乎让我当场窒息了去。

为什么我的快乐只有我的小天使才能给我,我的老公呢,从什么时候我开始这么想的呢?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寂寞我还能坚持多久。

我渴望心与心的交流,身体与身体的接触,我渴望我那个温柔体贴的老公。

张婶似乎也发现了我,抱着天使般的小男孩冲我走来,嘴里还热情的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吃饭了没有?”

村里的人见了面,似乎没有别的话题,动不动就问,去干什么了?吃饭了没有?相当无聊,但是人们却乐此不疲!

“我去看看我的儿子,孩子现在在他奶奶那里 呢。”我嘴里这么说着,心里也确实想见我的小天使了,我想去看看我的儿子。

我来到村子南头,此时两个老人正准休息呢,看到我来了,忙过来招呼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他们,但是我心中真的想看看我的孩子,似乎只有看到了他,我的心才能安定下来。

不过可惜的是,现在他已经睡着了,我只能看到他的睡颜,真的犹如天使一般天真可爱,融化我的心,我悄悄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然后就走出了他的房间。

我不想打扰两位来人休息,也就离开了,站在大街上,我忽然有些茫然,我要去哪呢?

沿着路一直往前走,转眼我就出了村子,走到了村头的玉米地旁,看着黑漆漆的小路,我心中一阵打鼓。

虽说农村人不怕黑,但我例外,我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今晚似乎没往常那么明亮,怪不得我会觉得有些黑呢。

再加上今天白天的那些事情,我的心更有些不安。

我在玉米地旁坐下,小河要是回来,看着天上的星星,思绪不知道飘向哪里,突然间只想着让全世界的人都忘记自己,良久过后,我真的觉得,仿佛世界上只剩下我自己,以及我身边的玉米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到一个黑影从旁边闪了过来,心中一阵紧张。

但是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只见那个黑影快速的扑过来,将我扑倒在玉米地旁,他胡乱的在我身上乱亲,口中还叫着“宝贝儿,想死我了。”之类的。

我心中一惊,慌乱中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很陌生,并不是我熟悉的人,没有我老公身上那干净的略带男人气息的味道,甚至也没有让我讨厌的垃圾的味道,只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这人到底是谁?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喜欢他这样的对待,不管心里愿不愿意,但是身体却极度渴望男人的碰触,随着他的每一处抚摸与亲吻,我觉得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快的叫嚣着,我感到我快要飞到天上去了。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想推开眼前这个男人,手臂虽然在用力推抗着,但是因为身子的欢愉,我全身懒洋洋的快活,用不出很大的力气。

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 阅读币 | 充值 关闭
《青春的那些事》 8 阅读币/千字
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 阅读币 | 充值 关闭
《青春的那些事》 8 阅读币/千字
您的账户中余额不足,是否充值后再来支持作者?: 去充值>>
如果已完成充值: 请点此加载

本章价格: 阅读币 (折后)
还有 章可购买 约 阅读币(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青春的那些事》读者互动
  • 推荐投票

  • 打赏

这本书写的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投推荐票支持一下 您剩余推荐票 0
温馨提示: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投票/打赏以后,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
写的真棒,打赏支持一下。 可用打赏金额 阅读币(赠币不可用于打赏)
确认投票
温馨提示: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投票/打赏以后,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

简阅 登录免费注册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无需注册,即可登录